语言适应论的相关问题辨析

语言适应理论的研究具有横向性的特点。最紧迫的任务是从本质内涵层面把握和理解语言适应理论的相关问题,即系统地解读语言适应理论的来源、适应性、意向性、阶段分离和全面性,从而深化对语言适应理论的研究。_语言适应理论;适应性;意向性;综合观《中国图书馆分类》第H0-03号文20世纪末在达尔文的“进化认识论”和“自然选择范式”、“皮亚杰的认知心理学”以及维果茨基的《经济学》的影响下,签署了第16720539(2015)01008504号文。

语言适应语言适应理论(语言适应理论)是当代语用学研究中越来越受到重视的一种心理发展观,已成为当代语用学最有前途的研究方向之一。语言适应理论的研究实际上是对如何通过语言选择来适应语言交际的描述和讨论。语言选择与语言适应之间的语用问题的研究必然涉及语言适应的起源、适应性、意向性、阶段分离和全面性,因为完整的语言适应语用解释包括对上述问题的系统解释。这意味着语言适应研究具有横向性的特点。它涉及并交织了其他相关的语用主题。

这不仅是语言适应研究中的相关问题,也是当代实用主义者所重视和探讨的问题。它也反映了语用学在研究概念、思维范式、认识论和方法论等方面的变化和更新。1。语言适应理论的起源。在社会科学领域,语言适应理论被认为是一种“新兴范式”。在语言适应理论的早期和当代,一些学者在语言学、生物学、进化论、哲学和心理学等领域提出了语言适应的概念。进化认知理论的自然选择理论、维果茨基的心理发展观、皮亚杰的心理学理论、萨皮尔的语言观、惠特尼的语言起源观、雅各布森的语言进化观等,都涉及到“语言适应”的概念。

当然,语言适应概念在语用学中的广泛应用已经由Bertuccelli Papi 3和Givn 4证明。然而,它们与语言适应的概念及其阐释不相适应,并没有从认识论的角度将其系统化到理论层面,因而无法构建一个解释人类语言使用的语用学理论框架。因此,“语言适应”一词并不是凡诗的起源。在语言适应理论的框架下,语用学将语言适应作为语言使用过程的核心,并将其作为分析语用学中不同要素与其他学科之间关系的基本方法。语言适应理论有别于传统语用学的本体论特征。

它超越了传统语用学的思维范式,成为反思语用本质、研究范式和理论价值的新起点。Verschueren试图回答“语言对人类生存的贡献是什么和如何”这个问题155,使语言适应理论在本质上具有本体论意义,然后从语言层面到生物进化的内在和本质本体论层面,检验语用的本体论地位和意义。反恐精英。语言适应理论是以进化认知理论为基础的。因此,Verschueren不仅需要对进化生物学中的适应性、意向性、选择性、适应性和综合性概念进行全面而详细的理性分析,还需要澄清这些概念与语言适应理论之间的内在联系。

可以说,范楚仁研究范式的本质不仅在于语言适应的本体论定义,而且在于对传统语用思维范式的最深刻的修正和改造。(2)语用学框架下的适应性问题。目前,在语用学中使用语言适应概念,由于生物学中相应概念的影响,将语言提升到由一系列独立有机体组成的自然物种的地位,这是一个误区。语用适应理论中的“语言适应理论”和生物学中的“语言适应理论”虽有继承性,但没有语言变化,但它们的语境发生了变化,研究重点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我们的真正想法是把语言看作是生物体(即人类)与其环境或生存条件之间相互作用过程中的一种适应性现象,因为语言的发展是可能的,因为这种生物体的某些进化属性。”1313因此,语言与环境之间的适应不仅需要语言要适应环境,也要适应环境,或者两者都要适应。”单向联系总是诱发行为主义刺激反应机制,在这种机制中,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可以成为激发语言反应的刺激物,任何单向联系都应该被强烈拒绝。“因此,语言适应理论不应该被解释为单向的,而是双向或多向的。

因此,语言适应的广泛影响的关键在于语言与环境相互作用的解释机制。语言使用过程中的适应是复杂的。它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的或多向的。”如果把适应概念解释为单向过程,那么这个概念就失去了它的主动性和主动性,从而使它在语言现象解释中的应用变得不可捉摸”(6)。可以说,对语言适应概念的理解,对我们的语言适应观乃至语用学都具有重要意义。根据复杂适应系统理论(CAS)7,适应的多向性表明,语言作为一个“活”的主体,在与语境的互动中,以刺激反应机制为基础,不断地接受语境的刺激,并根据经验做出不同程度的选择或反应。

选择或回应的结果可以是成功的,也可以是不成功的,这样语言作为“活的”主体就可以接受反馈结果,并根据反馈结果修改自己的回应规则,从而做出动态的选择和适应,最终达到交际目的。相反,语境也被理解为一个具有语言适应能力的主体,根据语言变化做出选择。”语言选择也会改变选择的环境。换言之,选择的环境也与所做的语言选择相适应。”162这种双向或多向的语言适应理论实质上意味着语境系统和语言系统的自组织,强调语境系统和语言系统的非线性功能,从而使语言系统的理论成为一种新的语言适应理论。

语言适应具有科学的解释力和描述力。同时,“自然选择”并不是语言功能演变的直接原因。解释语言功能取决于“直接选择”——理解语言并通过适应发挥其功能。因此,要正确把握语言适应的概念,就必须把它放在语言适应的框架下,或放在语言适应所处的语境中进行深入分析。可见,语言适应理论的概念变迁及其本体论地位的界定,极大地改变了传统语用学的思维方式,涵盖了语言适应理论对语用学前沿的关注。当语言适应问题上升到语言适应和语用学的理论水平时,语言适应问题越来越明显,即任何一种语言在使用过程中都会进行动态的适应,并以此作为分析语用中不同要素之间关系的基本方法。

S和其他学科。三。适应性和意向性。适应性概念在语言适应框架中起着核心的本体论作用。它不仅是语用学中最常见的特征,而且在语言现象的解释中起着核心作用。正是这一特点使语用学超越了传统语用学,走向多元化的研究方向。语言适应理论在意义生成过程中涉及到意向性,但并不等同于意向性。当一个行为被认为是“故意的”时,它被定义为故意研究中的行为主体,(1)希望该行为会有结果;(2)相信它会有结果;(3)计划这样做;(4)有能力这样做;(5)在意识到8-10的情况下这样做。

意向性与语言适应有一定的相关性,在语言使用过程中,意向性总是指向一些交际意图或目的。意向性在语言适应理论的框架内,只构成意义生成的一部分,即与人类意识程度有关的部分,但不包括意义生成的自发性。在Verschueren看来,“意义生成”是指在一般意义上表达语言意义的过程。它不仅包括语言使用者在这些过程中的积极作用,还包括更自发的活动18,这些活动不受语言使用者意图的直接控制。“一方面,它肯定了意义生成的主动性和自发性,为意义生成过程中偶然性和因果性的辩证统一提供了依据;另一方面,它强调意义的生成与人类意识的程度有关,突出了意义生成的重要性。

语言使用者的意向性和建构性。“语言适应强调语言适应并不等同于意向性,因为”语言使用是一个持续的语言选择过程,无论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无论是出于内部还是外部原因”155-56。这一观点不仅强调适应的主动性和主观性,而且隐含着适应的不确定性和自组织性。适应的动机试图表明,在语言使用过程中,多种因素的相互作用可以根据人类的意图对语言选择进行动态的适应,以达到交际目的;适应的自我组织旨在表明语言使用过程中的要素是“活的”。

并能在系统内进行自组织进化。这强调了主体的语言适应理论,造成了语言使用的复杂性。因此,我们不应该夸大意向性的特征和功能,更不要把它作为语言使用研究方法的核心。在语言选择过程中,许多动作是自动的、潜意识的,并受到语境因素的影响。所做的选择并不完全符合他们的初衷,因此很难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如果把语言适应理论等同于意向性,就会混淆本质与功能的区别,使我们无法理解适应的多方位性。第四,20世纪中后期的分离与泛化理论,奥斯汀、西尔、格里斯和利奇提出了言语行为理论12、间接言语行为理论13、会话含义理论14和礼貌原则15,构成了传统语用学的主要理论和原则,并考虑了指示论。

预设、会话含义和言语是语用学的基本对。图像或分析单元,我们称之为“相分离理论”。语言适应理论引入后,语用学理论的模式及其研究对象发生了巨大变化。语用学不再是语言学的分支之一。语用学的基本分析单位或具体研究对象是不可能确定的。之所以没有基本的分析单位或研究对象,是因为语用学涉及到语言行为的所有复杂性。这样,它不仅体现了学科的多向性和交叉性,而且在某种意义上称之为务实的转变。”语言适应理论是以进化认识论为基础,从不同层次的语言研究所指向的生物学世界的理论视角出发,实现了语用学研究的转向。

从“认知社会文化”的整体视角来看待语言。这样,语言适应理论将“认知、社会、文化”整合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超越并重构了阶段分离理论,从而建构了语用学的认识论。语言的“综合观”之所以可能是因为,首先,综合观是语言行为复杂性的根本要求。复杂性是语言使用过程中必须面对或处理的现象。这种复杂性使得语用研究不仅局限于一个分析单元,而是一个“对语言在任何方面的整体功能的全面观察”116。强调语言的综合观强调语言行为的复杂性,这意味着综合观的必要性。

同时,综合理论的命题不是对相分离理论的完全否定,而是对方法论中相分离理论的超越。在语用学领域,阶段分离理论和综合性理论是重叠、渗透和互补的。然而,随着语用学的跨学科交叉整合越来越突出,综述理论也越来越具有主导性和突出性。其次,为了从本质上揭示语言行为的复杂性,需要将语言适应理论作为研究范式。语言适应理论是语言使用和认知活动过程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对象。它向我们展示了综合理论的完整性和动态性,使语言现象具有认知、社会和文化的综合观成为可能。

没有语言适应理论,语言的整体观就没有明确的界限。换言之,语言的综合观必须具有语言适应理论的取向,才能对语言行为的复杂性作出适当或令人满意的动态适应。语言适应理论的提出表明,语言研究的范式变迁并非如库恩所说的完全是一种范式创新,而是从认知、社会和文化的角度对语言使用的全面考察。这种综合理论的背后,不仅是概念的转变,而且是多视角的重新整合,拓展了这些概念的新内涵,形成了新的综合观或方法论。可以说,语言适应理论作为语用学的核心思想,是综合理论的基础,它与语言行为的复杂性有着相互联系和制约的关系。

结论表明,如何理解和解读语言适应理论在语用学中的建构性参与,促进语用学概念的创新,解决语言适应研究中的几个相关问题,是当代语用学家的一个重要课题。因此,必须从语言适应的本质内涵入手,把握和理解语言适应研究中的相关问题,消除人们对语言适应相关问题的错误认识,从根本上摆脱传统语用学实证分析的障碍,突破这一瓶颈。当代语用学的瓶颈,重构当代语用学的认知理论和方法论。语言适应理论不仅是范楚仁整个思想的顶峰,而且体现了其独特的思维方式特征。

此外,变异性、协商性、适应性、语言选择与适应等观点为我们理解不同层次语言现象的复杂性提供了一条新的途径。”在语言适应理论的初期,人们已经注意到了这些相关的问题,其目的是回归到语用符号。语言适应理论框架内的牺牲性和语用地位。只有对这些相关问题进行调查和解读,才能涵盖语言适应理论的诸多互动要素,客观、公正地描述语言适应理论在语用学中的重要地位,不断推动我们对语言理论解释力和描述性力的进一步探索。适应理论。

1 Verschueren.J.理解语用学M.伦敦爱德华·阿诺德出版社,1999年。Parijs,P.van.《社会科学中的进化解释:一个再现的自相矛盾的范例》。Tota,NJ Rowman&Littlefield,1997年。Bertucc Papi.m.Cheragla Cose’e Pragmatie Pragmatie M.Milanocal Bompianical,1993年;Ivv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vt,P.van A.E.和Contextessays in Pragmatics M.Hillsdale,NJ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1989年。

5罗德河,蓝静。《语言适应的哲学思考》,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5)120-123。6兰晶,罗迪江。《语言适应论》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4)115-118。美美荷兰。隐序适应创造了复杂性,周小牧,韩辉,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2年。8malle B.F.&knobe,J.意向性的民间概念J.实验社会心理学杂志,1997,(33)101-121.徐盛欢。有意解释J.话语理解,外语杂志,2006,(4)1-6.罗迪·江。

《基于中国科学院的语言迁移生成过程分析》,J.外语,2013,(5)75-79118.11罗迪江,蓝静。《语言适应的本体论意义》,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2)116-120。奥斯汀·J.《如何用词做事》,牛津出版社,1962年。Searle J.Speech M.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69;14grice.h.Logic and ConversationA.in Cole,P.&Morgan,J.(编辑),《语法与语义》,第3卷《速度行为》,纽约学术出版社,1975年。

15Leech G.《PMatics原理》,M.Londongman,1983年。(3)101-105。蒋,董宝华。《语言适应理论意义解读》,牡丹江大学学报,2013,(3)86-89。蒋兰静。船舶“总体转向”的实质,柳州师范学院学报,2014,(3)39-42。罗地江,董宝华。内容版,2013,(3)128-132.。